武夷岩茶与大红袍是一个概念吗?那肉桂、水仙也是大红袍吗?

最近遇到一个从江苏来的茶友,她平时有喝茶习惯,她告诉我们在江苏生活的时候,身边的亲戚朋友多数喝的是绿茶。


《1》


最近遇到一个从江苏来的茶友,她平时有喝茶习惯,她告诉我们在江苏生活的时候,身边的亲戚朋友多数喝的是绿茶。


如今她因为工作的关系,来我们福建生活,入乡随俗,开始喝起福建的乌龙茶、白茶,但平日里接触最多的还是武夷岩茶。


在茶桌上,我们的话题自然而然也就围绕着所喝的茶讲起。


正喝的兴起,一声带着几分江浙女子温柔嗓音响起,


“武夷岩茶和大红袍是一个概念吗?”


武夷岩茶=大红袍?


不由的反问她,“那你平时更多接触到的,或者听到的是武夷岩茶,还是大红袍呢?”


她说,“在我们江苏老家,大家对武夷岩茶提及甚少,反而觉得大红袍听起来更有亲切感。”


要是换做很多年前,如果有人这样问我,我会告诉他,武夷岩茶就是大红袍,两者所指一致,只是叫法不同。


毕竟在铁观音、金骏眉还在流行风靡的时候,很多人对武夷岩茶还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,甚至还有人问,为什么叫岩茶?是因为会咸吗?听起来是不是有点让人莞尔一笑呢。


此“岩”非彼“盐”。


但是大红袍有传说有故事,还是武夷山的旅游景点,名气大,有记忆点,在武夷岩茶还没走红的年代,当地政府把武夷山乌龙茶统一成“大红袍”进行推广,其实也是一件有利民生的事情。


《2》


这几年,随着武夷岩茶爆火,收获了越来越多粉丝,很多茶客从绿茶、铁观音、普洱转来喝岩茶,而岩茶的黏性很强,一旦爱上便不可自拔。


现在,无论是一些公众场合,还是私人聚会的茶桌上,甚至是到户外去泡茶,都少不了岩茶的身影。


岩茶除了日常饮用,它更是成了日常迎来送往的香馍馍,尤其是这两年,它后来居上,价格和价值直逼烟酒,动辄一斤几万十几万的岩茶比比皆是,岩茶天价茶也屡屡被人在茶余饭后谈起。


人红是非多,这些年,武夷岩茶的负面、正面的新闻不断,都刷了好几波热搜。


“岩茶”二字,也在潜移默化间被大众了解、认识,并被顺其自然地说出。


但凡有喝点茶的人都粗略的知道,岩茶的“岩”与武夷山的茶山地貌有关,武夷山风化岩孕育出的丹霞地貌,不可复制,九十九岩,岩岩有茶。


再搭配上“岩韵”、“岩骨花香”等等这些高深莫测的词汇,“岩茶”的形象瞬间高大上起来,乃至在后来,即便一直荣登中国十大名茶之尊的“大红袍”的身份尊贵,也敌不过更具有市场卖点的“岩茶”一说。


前些日子在一家茶叶店喝茶时,就看到店员在给客人推荐大红袍时。客人直接摆手说,“不要大红袍,大红袍太没有档次了,你要给你武夷岩茶,最好是肉桂,这样送礼才有面子。”


曾几何时,大红袍已经沦落到低端、工作茶之流了,直叫人唏嘘不已。


《3》


如今,在武夷山,大家提及“大红袍”,直接联想到的是拼配大红袍。


原本“一统江山”的大红袍,它的统治范围不断的被蚕食、被缩小。


可别小看这拼配的大红袍,茶叶拼配是一门高深的学问,技术好的做茶师傅能让几款略有缺陷的茶按比例组合在一起,取长补短,成就一款品质上乘的拼配大红袍。


此外,“大红袍”是武夷岩茶的名丛之一,在罗盛财的《武夷岩茶名丛录》里有记载,但是现在留存下来的茶树不多,无法量产和推广。为了和拼配大红袍区分,茶农会把名丛大红袍称作“纯种大红袍”。


前两三年,有茶者对名丛大红袍发起探讨,他们认为“大红袍”要取代半天妖,成为四大名丛之一,或者保留半天妖,再加入“大红袍”,升级成五大名丛。


当然,“大红袍”作为武夷岩茶统称的功能并没有完全消失,因为武夷山的茶叶品种太多,宣传力量分散,容易给新茶客制造模糊概念,当地政府和茶商,还是愿意把水仙、肉桂之外的品种统称为大红袍,包括那些新晋的黄观音、瑞香、金牡丹、黄玫瑰等。


每年政府举办的茶叶评比大赛中,依旧有设置“大红袍”组别,同时没有规定一定要拼配大红袍或者名丛大红袍,那些小品种、名丛类茶叶都能参与“大红袍”组的角逐,可见对大红袍的情有独钟。


这些选上的,或是没有选上的小品种、名丛,相当一部分放到市面上流通,也是被贴上“大红袍”标签进行出售的,由此可见“大红袍”品牌的魅力。


《4》


撇开宣传需求和市场熟知程度,如果单从茶叶品种、品类方面分析来看,大红袍和武夷岩茶是一种从属的关系,武夷岩茶包含了拼配大红袍、名丛大红袍、大红袍商品。


但是,我们不能忽略另一个看问题的角度,就是产地。


“武夷岩茶”的重点在于“岩”字,前文说过,因为长于风化岩上而称作岩茶,根据岩土含量的多少以及山场环境的优劣,岩茶又被分成正岩茶、半岩茶、外山茶。


按照传统概念和严谨角度来看,外山茶无“岩”,怎能称得上“岩茶”?而且外山茶的范围很广,包括建瓯建阳的乌龙茶都被称作外山茶,那跟“岩”字更是搭不上边了。


有些茶友买到建瓯的乌龙茶,包装上明目张胆写着“武夷岩茶”,而背后的产品信息却用小字注明产地“建瓯”。


这就有点让人觉得“挂羊头卖狗肉”。


那些包括建瓯建阳在内的外山茶之前被统称为闽北乌龙,听起来有些学术的意味,更不利于市场宣传,特别是针对一些刚刚接触武夷岩茶的群体,更是云里雾里,这里村姑陈觉得,不妨可以探讨一下,如果称之为“闽北大红袍”,是否更具有商品价值?更具有市场号召力呢?


如此一来,万能的“大红袍”又有它发挥的余地了。


最后借用伟人的几句古诗:


“俏也不争春,只把春来报。

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。”


真诚的希望,在未来,大红袍这种古老的名丛,能重新焕发新的春天,在肉桂、水仙当道的当下,也能在武夷岩茶之林中灿烂的微笑!

  • 发表于 2021-07-31 14:17
  • 阅读 ( 212 )
  • 分类:生活

0 条评论

请先 登录 后评论
大郎该吃药了
大郎该吃药了

6 篇文章

作家榜 »

  1. 一杯茶 16 文章
  2. PPRPP词典 15 文章
  3. 二师兄说茶 13 文章
  4. 炒米粉 7 文章
  5. 懂茶帝DCD 6 文章
  6. 大郎该吃药了 6 文章
  7. Zolliy 4 文章
  8. 红小袍 3 文章